维权:嘉兴四岁半孩子受虐,称因午睡睡不着被老师狠掐

2013.06.6 36 Comments 18,239 次阅读

关注我微博的朋友可能知道,昨天我发了一条长微博,是关于我一位语文老师儿子被幼儿园阿姨和老师虐待的事情。受到了很多朋友的关注,今天在同学的建议下,我决定写下本片文章。
关于「儿童受虐」问题,应该说是屡见不鲜,在社会上也引起了很大的舆论热潮。「中国的家长总觉得打孩子是天经地义的。」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感悟吧,小的时候我爸可以说是经常打我的,也是因为我比较调皮。当然,到五六岁以后,老爸肯定是没有打过我。这一点也不算是虐待儿童,主要还是东方教育的一种...棍棒底下出孝子。五六年级的时候,遇到了一名新的班主任,可以说是充分发扬了东方教育的这一种「棍棒底下出孝子」的教育精神。基本全班都被她拉过耳朵,拍过头,甚至由一名女同学的耳朵被她拉到骨折!
也就是因为有这一段经历,我个人来说是非常痛恨学生受到老师虐待,特别是儿童受虐!孩子是国家的瑰宝,是国家的未来,每个人都应该保护他。这是我想在这里呼吁大家的一句话,祖国的未来是需要孩子们取创造了,既然需要孩子们,你们这些心理变态的老师,一个劲的去折磨他们,在他们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痛,你们有意思么?你们开心了,满足了,有想过孩子们吗?可能就是因为你们的这一举动,到最后导致孩子产生忧郁症等心里疾病,对他们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痕!


来说一下这件事情的详细过程吧:
直到今天,4岁的小希(化名)一说起幼儿园,还是会全身发抖,大声地哭泣,在他的心里,幼儿园是个可怕的地方。
小希的妈妈说,5月31日,他的儿子小希在嘉兴实验幼儿园里因为午睡睡不着,被老师下毒手狠掐,还被阿姨拽摔到床杠上。家长与幼儿园长多次交涉未果。
而对家长的这一说法,当事老师一口否认,她说,有可能是孩子在家里摔的,孩子之前也是有前科的。
孩子身上两次发现伤痕
“我第一次发现孩子身上有伤是在5月23日晚给他洗澡的时候,当时看到他两条腿和一只手臂上有许多红瘀青。我问孩子,孩子说不知道,再问他他也不说,并便显出回避的态度。”小希的妈妈刘女士说,她用手机拍了图片给班主任王老师看,王老师说她也不知道,她会去问问别的老师和阿姨。他们一个班有两个老师和一个阿姨。小希是今年2月去嘉兴市实验幼儿园的。
第二天,刘女士特地晚些送小希上幼儿园,王老师说忙,还没有问。
刘女士就自己问另一个老师俞丹和阿姨,她们都说不知道。并说会关注看看哪里会出现这种伤痕。
“下午放学我去接孩子的时候,王老师说找不出原因。”刘女士说。
本来,这个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,然而,同样的情况过了几天又出现了。
5月31日,也是晚上给孩子洗澡的时候,刘女士又发现了许多瘀青,特别是背上还有很大的肿块,头的右侧也有肿包。
“我问孩子,孩子开始也不说,我碰了他的头上的包和背上的肿块,他说很痛,然后他说是午睡快起床的时候,站在床上,阿姨气冲冲的来拉他,他平衡不了,摔倒了。但是还有许多别的解释不清楚的瘀青。”刘女士说, 那天因为晚上参加幼儿园“六一”演出,洗好澡到床上不到5分钟,小希就睡着了。
学校的态度很消极
刘女士说,小希睡着后,刘女士打电话给王老师,没有人接,又打电话给园长胡海燕,胡海燕说,周一她会去查的。
小希的爸爸问胡海燕,能不能来看看伤,胡海燕说她累了,孩子爸爸又说:“你家在哪里,我把照片送过来给你看,园长说不用。”
后来王老师给刘女士打来电话,刘女士向她说明情况,王老师说她也没空。
“这个时候,我已经很生气了,我自己也是教师,我们又给园长打电话说,如果是我的学校,有学生发生伤害,校长都是第一时间去的,如果不行也会有相关的人去,你们园一个人都不来看,那是园长的失职。如果幼儿园不管,那就报警并找媒体.”刘女士说。
听刘女士这么一说,当天快到12点时,胡海燕和王老师来到了刘女士家里。
“王老师说背上的伤是小孩不小心自己从床上摔下的,我说不对,孩子说阿姨拉了他才摔的,园长打电话问阿姨,阿姨也承认她拉了孩子才摔的,这时,王老师就说下午的时候阿姨是那么和她说的。”刘女士说,当时她提出来,觉得怎么摔也摔不成那样,园长说,她回去查,周日(6月2日)给答复。
园长称自己有资历和人脉
“因为是第二次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们家里就一个孩子,不能再出意外。我们就决定,如果幼儿园查的出事情的来龙去脉,我们就放心。查不出就不能再在这个幼儿园读下去了。”刘女士说。
刘女士说,周日下午,园长胡海燕来了,她说她查不出原因,还怀疑是不是孩子自己身体的原因,血小板之类的有问题。
“我对她说,正好5月7日孩子感冒看过上海复旦专家门诊,有验血单,可以证明孩子是没有问的,园长又说会不会是炎症什么的。”说女士说:“当时我对园长说,我可以让孩子受一次苦,全身检查一遍,如果没有问题的话,幼儿园要对这次事情承担责任,园长又说,孩子又不是24小时都在幼儿园的。”
“园长还说曾经她上过法庭,一个女童在她原先的园里骨裂,家里很穷,全家就靠爸爸做保安的这点工资,想讹诈幼儿园5万元,后来上法庭也只赔了1万8,并说她有十几年的资历和人脉,当时我也不想和她谈了,说我们不读了,她说学费退给我。”刘女士说,她想让胡海燕正式道歉,写份道歉信,胡海燕说,口头道歉可以,写是不会写的,刘女士又说,那就让阿姨写一封。
知道要退学了,孩子吐出了心里的秘密
周一(6月3日)上午10点左右,刘女士对小希说,准备退学了,一定不会再去那儿上学了,孩子突然说,是俞老师掐他的,而且是经常掐。
“孩子说,他午睡睡不着,俞老师就掐他,他就想外婆,想的都要哭了。”说到这儿,刘女士禁不住流下了眼泪:“孩子经常说自己想外婆,我们都没有重视过,现在想来,分明因为感到委屈才想外婆。”
刘女士问小希,为什么以前不说,现在才说,小希说以前是保密期,现在那个幼儿园不去了,就是保密期解除了。
刘女士说,六一那一天,小希班级一个小朋友说小希小便在他身上,他告诉俞老师,俞老师用靠枕打了他,当时,刘女士并没有特别重视。“那俞老师胖胖的,给人忠厚信任的感觉,心里没有觉得最不可能的是她。”
当天下午1点,王老师来刘女士家,把孩子的幼儿园的东西给她,刘女士问她道歉信呢,她说没有带,说晚上在带来,并把剩余的600多元学费和餐费什么的退给了刘女士。
然而,直到昨天晚上,幼儿园的道歉信也没有送过来。“本来我也不确定孩子的伤和幼儿园有什么关系,也不想冤枉人家,现在孩子都说了,幼儿园的一封道歉信怎么就这么难啊。”刘女士说。
因为想到刘女士孩子在幼儿园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,前天下午4点,她报了警,可是,昨天听别的家长说,俞丹还在教室正常上课。

图片:受虐

受虐


我相信,世界上没有永远的黑暗,只有没有勇气找出在黑暗中光芒的人。黑夜终将过去,黎明必定来临。 希望各位朋友可以支持我的老师,为她的孩子维权到底!

Related Posts:
36 Responses
Comment (8)
Trackback (0)
  • 还没有Trackback
Leave a Reply